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pjia886的博客

抒情写意,不拘一格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图吟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  

2012-11-29 11:57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西北话评

2012年11月29日

 

饥餐高坡观音土,饿食身边枯树皮,尸横遍野狗来葬,西闯潼关逃陕西。

春夏大旱无滴雨,蝗虫漫天啃地皮,河南灾民被饿胖,人祸天灾酿荒饥。

混蛋恩伯税劳役,流氓介石锁消息,民国政府放狗屁,一吃七日不知饥。

谁愿煮食自家女,谁愿上街卖儿妻,谁愿失德人相蚕,谁愿空腹赴地狱。

 

1942年夏到1943年春的河南大饥荒,在发生大旱夏秋两季绝收之后,又遇蝗灾,饥荒遍及全省110个县。据估计,1000万众的河南省,有300万人饿死,另有300万人西出潼关做流民,沿途饿死、病死、扒火车挤踩摔轧而死者无数。在河南大饥荒中挣扎求生的老百姓生活惨状,让人怵目惊心!!!

可恨的是,当时的民国政府对中国《先锋报》、英国《泰晤士报》、美国《时代周刊》的报道熟视无睹,甚至《时代周刊》记者白修德到蒋介石办公室面谈,蒋在狗吃人的照片面前仍死不认账,任凭灾民日死人千。

可怒的是,这时宋美龄还在美国为印度的灾情讲演,罔顾自己的灾民编造她自己的“慈善”。在被白修德的报道揭了底后,这位慈善高人恼羞成怒,竟要求《时代周刊》解雇白修德,并将给白修德发电报的中国话务员秘密处死。

可恶的是,在国际舆论的压力下,民国政府不得不为救灾表演一番,蒋介石答应给予2亿元拨款。名为2亿实给8千,还要扣除所谓欠税,到银行再缴17%的手续费才能兑换。就这,还是在2年后才到达河南,再经贪官污吏的层层盘剥,到了灾民手里几乎已是零元。

可气的是,面对海外救援款,国民政府竟以10比1兑换,还要经过军、商、官的转接,用于发明所谓“抗饿食品”,号称吃一次可保7天不饿;汤恩伯竟敢说河南收获8层没有灾情,以全国缴税第四邀功,以灾民浮肿的脸庞,宣告他们并不饥寒,,,,,,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 
图吟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《一九四二大悲歌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9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