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pjia886的博客

抒情写意,不拘一格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曾国藩政治思想初探(忠信第一)  

2013-01-05 15:33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阅易孟醇《曾国藩传》有感

西北话评 著

2013-01-01版

 

忠 信 第 一

曾国藩的所思所为,概源于他对封建王朝的耿耿忠心,也正是这种忠君思想为他提供了百折不回的精神力量,最终到达了他的“光辉”顶点。他曾昭告天下:“本部堂德薄能鲜,独仗忠信二字为行军之本。”

曾国藩治军特别重视精神教育,以传统的忠信教育来统一思想,以封建的纲常伦理来维系军心,以忠义血性、亲子师友关系用于带兵,并将用人与军、政、财权合一,开近百年军阀专制的先河。

现代社会也是如此,不但要以“忠信”为本,而且要避免瓜田李下的嫌疑。对上,要经得起领导的考验;对下,要经得起群众的选举。要努力创造一个“信得过、靠得住、有用、可用”的为人——这不仅要务实,而且要务虚,最终的目标是让上下左右都满意,努力为自己营造一个宽松的干事环境。

不少成功人士在讲“做事前要先做人,想做好事必须先做好人”。不少年轻人认为这是在讲大道理——其实不然,这里强调的是先“把人做好”,这不等于先“做个好人”,并没有要求你成为一个完美的共产党员。

《西游记》里有一篇天竺国真假公主的故事,假公主谦虚恭俭、善待下人、孝敬父母,真公主狂妄骄横、虐待下人、肆意父母,以至于父母在辨认真假时对假的不予怀疑、对真的不愿接受。

究其原因就是假的做好了人、真的没有把人做好。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如此,何况他人呢!!!吴承恩为了教人向善,安排了一个孙悟空主持天道,可现实中的孙悟空又在哪呢???尽管说“假的真不了、真的假不了”,但受到伤害的还是真公主呀。

可以说,本文通篇都是在探讨曾国藩是如何“把人做好” 的,做事只是做人的一个部分而已。

如何把人做好,首先要避免成为不忠、不信这两种人,当叛徒和说假话是所有人都看不起的行为!当叛徒,不但背叛之人恨他,即使投靠之人也会鄙视他;说假话,谁都会觉得他靠不住,更不会有人器重他、依靠他。除了善意的谎言以外,不回答也比撒谎强,可以装聋作哑,也可以直接说“可以不回答吗”、“没什么好说的”。

岳飞的“忠信”是早已盖棺论定的事情,却为何落得个“出师未捷身先死,常使英雄泪沾襟”呢? 应该说,岳飞是做了个好人,但没有把人做好!

据史学家考证,赵构曾亲自书写“精忠岳飞”制成锦旗赏赐给他,同时要在京城为他建造府第,不久又授清远军节度使,赵构对岳飞说:“光复国土,中兴大宋这项事业,我就托付给你了”,君臣二人的关系达到了令人目眩的顶峰。

岳飞不知避讳,把适用于普通人之间的那种“士为知己者死”的崇高感情应用到了皇帝身上,竟然提出“希望皇帝早日解决皇位继承人” 的问题,触犯了皇家最大的忌讳:“手握重兵的武将对皇位继承感兴趣”。虽然从抗金的现实出发岳飞是好意,而且是那种把皇帝当自己人的好意,但这种好意是否能被皇帝接受却大成疑问。

岳飞之所以决心北伐,口号是把俩位老皇帝弄回来,对于宋高宗来讲,特别是宋徽宗回来后如何处置将非常辣手;而且宋徽宗与岳飞是什么关系、会不会导致岳飞失控,都是宋高宗非常担心的问题。在宋高宗多次否决北伐的情况下,岳飞却不懂政治的多次上书北伐,更激起了宋高宗的怀疑。秦桧看透了这一点,便借宋高宗之手,以“莫须有” 的罪名,让岳飞用脑袋去“精忠报国”了。

德国哲学家费尔巴哈认为:住在茅棚里的人和住在皇宫里的人,想的不可能一样。——诚哉斯言!

“忠信”并不等于“什么事都要向领导全面汇报”。有些事交给上司办、有些话告诉上司听,对上司不一定有利、对工作不一定有好处,就要由自己承当起来。只有这样才能把事情办好、才能让领导放心,这才是真正的“忠信”。

“忠信”并不等于“只要领导说的都要全面贯彻”。领导嘴大,有些话只是说说而已,是不需要甚至是不能落实的;有些话需要部分落实,有些话在落实上要把握好分寸。

有位领导为了把H拿下,工具是反对自由主义,h回去只是传达了H由于犯自由主义被拿下,而w回去却真正反起了自由主义,如果要真反自由主义,领导才是最大的自由主义,这让领导很是尴尬。结果w只能以政治上不成熟被抛出了培养圈,h却因为理解的准确受到了重用。

不顾一切的“实话实说”、 “实事实办”,最终把事情办砸、把领导放在“火炉上烤”、把领导推到风口浪尖上作难,说好听点是“愚忠”,说难听点就是为了自己“沽名钓誉”而不惜牺牲上司和事业,又怎么能称得上“忠信”呢? ——为了自己不惜牺牲上司的人最终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君对臣的要求是“一忠、二能、三廉”。首先是忠,这就是一些能人志士反而不如溜须拍马者更受重用的原因所在——能臣本来就容易让君不放心,再加上其想法多、主义大,自持其才不知谦退避让,更加重了君的怀疑和烦恼,结果可想而知;有本事的人也不能怕被“疑烦”就隐才不露,但露才要适可而止,不能一味的固执己见,要在露才的同时更加谦谨恭维才能有所建树。

“忠”是领导用人的度量衡之一,将所用之人分为“利用、信用、重用”,需要一定的时间来磨合认可,无需计较太多,认真“尽忠”则可。其实“利用、信用、重用”都是在被用,只不过是用的角度和程度不同而已,没有太大差别。不管是那种“用”,都说明你还有用的价值,一旦失去了用的价值就只有“不用”等着你了。

出差在路上遇到一个坑,领导说“用美元垫上过去”——你就不要再说“用路边的黄土垫吧”,领导不会不知道路边有更便宜的黄土,可能时间比美元更重要;但领导可能不知道后备箱有几捆废报纸,你可以建议“用废报纸垫上行不行?” 如果领导坚持用美元垫,你就不要再废话了,领导站的高看的远,扔掉这100万美元可能会创造200万美元的效益、或减少200万美元的损失。

除非不跟这个长官干事,跟这个长官干事就要给这个长官保持高度一致,在任何场合说任何话、办任何事时都要保持一致,出的招都是对这个长官最有利的招。“拿人钱财替人消灾” 是做事的基本道理,也是最基本的江湖规矩。 到民企、国企、事业单位都一样,不和长官保持一致事业能干好吗、你能长了吗?

在一些小事上要舍得主动去为长官“丢车保帅”,这样的车不多呀,帅能忘了这样的车吗、帅能离了这样的车吗、帅能亏了这样的车吗?当然首先要选对帅,不能当了傻帅的牺牲品——否则,这样的帅是不能共事的。

L早年对M非常崇拜,对M绝对服从,他说:“同意,非同意其事,乃同意其人也,天也”,“遵命乃大德、大勇、大智”也。这话听起来有点绝对,但不无道理。也就是说:长官永远是正确的!

对长官的批评和建议,要虚心接受,可以请教但不可以解释——有的领导认为“解释 = 不满,不满 = 反抗,反抗 → 镇压”。这话说的有点过激,但这是他的本能反应,认为你在挑战他的权威。L说得非常到位“理解的要执行,不理解的也要执行”,在执行中去慢慢理解,要相信领导由于站的比你高所以看的比你更远。

执行中要想法弥补和完善可能存在的漏洞,而不是简单的执行、看长官的笑话、证明自己的正确—— 这是最可怕的,你可能赢了一时,但却会输掉一生。

曾国藩在用人上主张“德才兼备”,但更强调德,其实质也不外这“忠信”二字。他指出:“德而无才以辅之则近于愚人,才而无德以主之则近于小人”,“二者既不可兼,与其无德而近于小人,毋宁无才而近于愚人”也。

领导强调的德势必与领导的道德观密切相关,除了社会公德以外,也包含有领导的私德,强调德实际上就是今天说的讲政治。说到讲政治,就是可以不讲利害、不怕损失的决策,可以弃才不用。尽管你贡献大、有本事,就是不用你又能怎么样。所以,为人臣下,切忌持才以傲。

就现实来讲,德才兼备者当然最好,但这种人毕竟不多,而有才者又多有这样那样的“毛病”,可尽用愚人又如何干事业呢? 所以有才之人还是要用的,用其长避其短,不可求全责备也。但要注意:其短是我们能够接受的,或是能够控制在许可范围的;其人是服我们的,或是能够制服的——否则,宁可不用。

曾国藩在练勇时强调,“将之忠义之气为主,而辅之以训练之勤”,“所求者不在乡勇,而在带勇之人;不在拳技,而在肝胆忠义之气”,力求建立自己的死党,“一朝天子一朝臣”吗。要干一凡事业,没有一帮志同道合者共同奋斗,而处在一派“有资格、有权势”者的反对氛围中,就只能以失败告终;没有一帮投缘默契者共同努力,而带领着一伙“难领悟、少共鸣” 者的笨拙队伍,也是不会有好的结果。

他提出了选将领的四个条件:“第一才堪治民,第二要不怕死,第三要不急急名利,第四要耐受辛苦”。 同时指出“须择技艺娴熟、年轻力壮、朴实而有农民士气者为上;其油头滑面、市井气、衙门气者,概不收用”,“他们久经世故、见识较广,若成为练勇,常因颇有见解、能说会道,不易驾驭”。

“君子之道,莫大于忠诚为天下倡”,“诚便是忠信”。曾国藩还嫌“诚”字不力,进而又提出了“血诚”的概念并大力提倡,成为他修身、求才、统军、治政的一条重要原则,成为他籍以团结一批封建文人打败太平天国的精神力量。正如唐代魏征所说的“君子所保,惟在于诚信,诚信立则下无二心”。

在曾国藩看来:臣诚必尽忠于君,僚属诚必尽忠于长官,臣以忠信可维系君臣关系,臣以忠信可引导僚属孝忠。这样上得良好的君臣关系,下得血诚之僚属,相互充分信任、办事勇于放权、功过赏罚分明,何事不可成矣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6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