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pjia886的博客

抒情写意,不拘一格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揭秘邪教洗脑术  

2014-06-02 14:16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西北话评

2014年06月02日 

 

2014年5月28日招远麦当劳命案,当记者问主犯张立冬,现在对自己的处境感觉怎么样?他竟然冷酷地说“感觉很好”,“她是恶魔,她是邪灵,目的就是打死她”,整个采访所透露出的冷血实在让人胆寒。到底是什么样的洗脑术让一个人变得如此毫无人性呢?这里作一些简单探讨,供大家防范参考:

 

丝毫没有恻隐之心,在于极端的认知扭曲

在《牛津犯罪心理学》中提到,安德鲁斯与邦特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这么来解释暴力犯罪:那些不能正常地发展起同情心以及“道德推理”的个人,仍然生活在以自我为中心的世界里,在这样的世界里,他们养成了导致他们误解与曲解他人行为的认知扭曲。

这样的“认知扭曲”在本案中是显而易见的,并且还是最极端的情况。到底那位之前与他们素不相识的女士干什么了?仅仅是不给他们电话号码,并说了一句“玩儿去”。于是,没有给施暴者“面子”的她就成为了“邪灵恶魔”,完全是一派“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”的景象。

这和超越底限的“恐怖主义”何其相似。原教旨主义鼓吹一些人可以以“信仰”为理由不择手段地强制另一些人,直至鼓吹为了“信仰”而杀人放火、爆炸投毒,实行不受任何道义约束的“超限”恐怖。这和一般的杀人放火者不一样,一般人除了面临法律的压力外,首先难以逾越的就是道德与良心的谴责。

这种扭曲的奥秘就在于“精神控制”,洗脑就是让教徒养成极端的他、我界限。美国临床心理学家约翰·威尔伍德曾经写到过“堕落教派”的一个特征:团体与外面世界之间,有着难以打破的严格界线。团体里面的都是好的,团体外面的都是卑贱的、堕落的。如霍弗所言:“通常,一种运动的敌人越鲜明、越具体……其所激发的力量也就越强。”

所以,这样明确的他、我界限是邪教组织塑造内部凝聚力的一种手段,不信者是“他人”,不给脸者是“恶魔”。并且通过这种手段,树立起鲜明的“敌人”,有着强大的“力量”。那么,这种极端的恶到底如何形成的呢?

 

在密闭空间中,不断的高压灌输,摧毁理性

在密闭空间里,人们在不断的高压下,就失去了判断能力,旧有的价值体系被摧毁。香港临床催眠学家连峻曾经写过一篇叫作《洗脑》的文章,介绍道,洗脑可以从军队对待战俘说起。根据美国康乃尔大学对曾被洗脑的军人的调查显示,洗脑是这样的:

首先,接受洗脑者被独自安排在一个细小及寒冷的房间并与外界完全隔绝。

其次,他们会不分昼夜地被盘问,导致睡眠不足,期间再加以精神上的压力,使他们感到孤立疲累及无助。

最后,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一段时间,任何人都会产生一股向外渴求的欲望,希望与任何肯与他们沟通的人建立正面的关系。

大致等于移民国外后多年才碰上同乡,那一种他乡遇故知及团聚的感觉,又或可看成当你浮在大海时,出现的吹气救生圈一样重要。当这种欲望产生后,他们便会顺从及接受对方所发出的暗示性问题及要求,因为到这时,他们已经失去判断能力,洗脑的目标便可以说是成功。

 

与外界隔离出密闭的空间,建立起内部的语言体系

邪教洗脑和传销是一样的,都需要一个密闭的空间,这在洗脑中是必不可少的,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有所变形。“全能神教”也不外乎如此。他们的聚会叫作“交通”,是封闭式的,而且非常频繁。在网上一些接触者或者“脱教者”的亲身经历中,甚至还提到被关起来封闭式洗脑,最终精神恍惚。

语言影响到人们的思维方式,这就是假话说一千遍也成为真话。全能神教的聚会往往是在做“吃喝神话”。这是内部用语,意思是信徒们集体活动、阅读内部书籍、听录音材料、唱神话诗歌、谈心得体会。通过聚集式相互灌输,同声共舞的肢体交流,让你自己编出来、说出来、唱出来,能营造氛围、相互感染、潜移默化。

用“神话”来与其他信徒聚会“交通”,通过语言系统不断强化灌输邪教理论,并通过掌握“神话”以发展下线,在权欲驱使下拉拢他人入教、“传福音”,以垫高自己。信徒在与其他信徒的“交通”中不断重复“神话”的内容,用“神话”来引导实际生活中的问题,在反复的“吃喝神话”活动中,信徒们不知不觉陷入邪教组织的控制。

将“神话”编制为诗歌、顺口溜、歌曲、语录、宝典,让信徒们反复念、背、唱、讲,将“神话”视为真理,作为日常生活的准则,并在日常生活中按照“神话”的要求来行动,无形中将“神话”内化为自我的行为准则,从而绝对服从该邪教组织。

洗脑组织有自己的一套独有语言识别系统,用来强化内部联系,强调和外界的区别。全能神信徒们都有自己的“灵名”,作为教内自己的独特称呼,他们相互之间都不知道彼此的真实姓名。而对于外部,也有一套“语言体系”,也就是所谓“暗语”,被要求脱离家庭集体生活,上下线联系,不准带自己的证件。

 

有一套拉人到“密闭空间”的“麻痹”方式

不管是“感同身受”地对“新人”表示关切慰问,还是使用色诱等手段,邪教自然有一套“拉人”的方式,往往不易被察觉。

全能神教的“工作指引”中就有这样的话,“可以根据对方心理状态,利用他们的弱点,对症下药,来维持与他们的关系”,“有的人追求哭,这时咱哭得比他们哭得更要伤心痛苦,能打动他们的心,这时的哭是为得到他们的信任”,“哭得让人感觉是出自内心的,不是装出来的”。

每个人的人生都会有高潮低潮,邪教正是利用人生“低潮期”切入。刊登于BBC《知识家》上的文章《洗脑:邪教如何诱人上钩》就指出,加拿大约克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家伊恩-麦克葛瑞格做了一项研究,结果发现,和其他人相比,处于焦虑状态的人对宗教理念更是深信不疑。邪教之所以吸引人,一个重要原因就是:很多邪教提供了神圣的使命感、人生目标,甚至救赎,可以让信徒摆脱焦虑不安。

中国的邪教还有另外一个特色,就是去挖别的教会的墙角。“全能神”成员认为农村信徒很天真单纯,已具备一些关于基督教的知识,但既不系统也不深入,且聚会常不带圣经,最容易被吸收,比吸收那些毫无基础的人还要容易。而以往的报道也发现,全能神教的主要信徒是40到50岁的农村妇女,精神空虚的她们很容易被趁虚而入。

 

输入“恐惧”让信徒死心塌地,让教众不敢动摇

几乎邪教都编造有很多的谎言和故事,让你相信,信则能帮你脱离苦海,不信则会被打入地狱。通过“恐惧”来恐吓教徒,让教徒们相信,只要脱离,那么自己和家人都会遭遇特别残酷的厄运。

例如在全能神教聚会就会分享,有的“姐妹”的丈夫因为不让她信教而在家门口横死,之后他们会安排让这种“报应”兑现。对此,《洗脑:邪教如何诱人上钩》就认为,这就是让你往东你不敢往西的恐吓。通过不断地恐吓,完全摧毁了教众理性评估现实的可能。

全能神教还直接把恐吓写在“经典”之中,例如:“现在我把我的行政颁布给你们,我说到做到,一切都在我的身上,谁若疑惑必遭击杀,没有考虑余地,立刻斩草除根,除去我心头之恨。”

2010年期间,河南一名小学生在放学途中失踪,后被发现死于一处柴垛处,脚心印有闪电标志。经当地公安调查,遇害儿童一名家属曾被发展成“全能神”成员,但意图脱教,该教派遂实施了报复惩戒行动。

在“上线”的控制下,有这样的“暴力”氛围和传统,有“诸多”的典型榜样,自然上行下效、“有样学样”。

 

通过上线发展下线,通过上线控制下线

邪教有一整套的体系去灌输恶,摧毁理性,并不存在什么意志薄弱的人才会受骗。在香港,甚至有一位20年的牧师也一度受到蛊惑,直到发现“世界末日”没有来,才醒悟过来。

暴力也是通过上线控制下线的方式来完成的。上线当然对下线有巨大的影响和权力,暴力也是上线控制下线的手段。

在招远案中,有这样的一个细节:记者问张立冬,“你们信的这个教,如果碰到了你们认为的所谓的“邪灵恶魔”,就要打死吗?”他说不是。哪为什么要打死本案受害女士,他给的理由是,“因为我女儿说她就是恶魔,就是邪灵,打死她,目的就是打死她。”

事实上,张立冬的大女儿是家里最早信全能神教的,也是她拉张立冬等人入伙的(拉家人亲戚入伙也是典型的形式)。所以,她相当于张立冬的上线,在血缘关系上,她是张立冬的女儿,在组织关系上却是“上线”,也就难怪,张立冬会在她的指示下暴打受害者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8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