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pjia886的博客

抒情写意,不拘一格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头像故事  

2015-11-10 00:30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西北话评

2015年11月10日

 

        

我的头像与众不同,怪怪的,茅草上的一张破报纸。其实,它就是我,就是我的童年。本人贾华平,1958年11月10日,农历狗年九月二十九日子时,出生在太行山区涉县一个叫太平庄村的山沟里。

高中毕业后在家务农,几个有背景的同学去峰峰下煤窑有工作了,村里人都很羡慕。母亲对我说她给我算了一卦,说我是逢一交运,一岁、十一岁不太好,二十一、三十一、四十一、五十一、六十一都是好运,有贵人相助;二十一岁吃商品粮(有城市户口和正式工作)、二十三岁前结不了婚(这在当时的农村有点不可思议)。我虽然不信这个,但这是母亲给儿子的关爱和信心,我满口应承“是、是、是”。

 

我的头像故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我的名字几经变化,儿时父母取名贾花平;及至上学时,老师给改为贾华平;大学毕业后,偶读《乐府诗集》,见王涯的【平戎辞】名句:“男兒解却腰间剑,喜见君王道化平”,我想化比华更具动感,有争取主动和变化之意,偶尔也写作贾化平。

本人年少多灾,周岁前因打针感染后手术切了个十字口,屁股上留下了一个永久的纪念(这一“运”确实不好)——“十字架”从此牢牢的绑在了身上;初中时顽皮,硬要练踢毽子上楼,结果被人推倒碰掉了一颗门牙,还故作镇静的没有做声,几天后才被别人告诉了我母亲。

1966年开始上小学,还算努力,从小学五年级到高中毕业历任学习班长;1973年考高中时曾取得全县统考第二名的成绩,第一名为“地主成分”未被录取(无辜,惋惜),我便当了一回“准状元”;1978年考入山东建材学院(济南大学),我的高考成绩入学后得知在大学70多个同学中排名为倒数第四,这是我在学习场上难以接受的尴尬,但我是当年涉县考出的唯一本科生、而且超过本科分数线20多分、我的老师说我的物理考了河北省第四名,如此想了几天,好像我还没必要自卑。

为了摘掉我的落后帽子、更为了省掉7元多的回家车票,我入学后的第一个寒假没有回家,提前买了几个馒头,在樊映川《高等数学习题集》陪伴下,度过了一个没有家人、没有饭吃的年节(学校的食堂已经放假);到1982年毕业,取得各科总分第四名的成绩,还混了个学士学位,之后被分配到邯郸水泥厂工作。

本人特征:个头1.72米,按时下对男人的标准,属“二等残废”;肤白廉洁、唇厚诚实、贫苦鸡胸、劳累探肩,生就一个前有额头后有脑勺能顶风遮雨的地瓜脑袋;头顶有相反的两个“旋儿”,头发总是向上竖起,个性较强、不太好管;少时多劳,练就了一幅大手大脚。

1998年11月10日,也就是我40周岁那天,巧见《邯郸日报》上署名李双彩的国画《秋读》,活灵灵刻画出了我的童年,何其相像,好像是专门为我而作,感慨万千哪!

 

我的头像故事 - 西北话评 - hpjia886的博客

 

左上角有看“场”的窝棚,几捆谷草搭就,地舖一领苇席,曾经多次睡在其中;中间是我家打了补丁的棉线口袋,右边是我在学龄前帮父母摇纺车纺成的毛线口袋,都曾半袋半袋的上过肩。一个六岁的孩子摇纺车都够不着啊,没办法,只好站在板凳上,摇啊摇,,,

左边那个杂毛小子就是我了,手捧一本不知从何处拣来的有用无用的书,并不在乎粗布衣的破烂,光着脚丫子企图从中学到点儿什么。老母鸡已经在偷吃粮食了,竟浑然不觉;类似的渎职行为还很多,煮面条时面条从锅中溢出,蒸窝头时把锅烧干,,,都是为了那些个“没用”的字啊。

当时书少、家又没钱,我常把别人扔掉的“破烂”拣;炕围贴的不知何处搞来的陈年旧报,成了我难得的“图书馆”,曾在睡前醒后反复的看;一本粗糙的《腊字110号》也曾看了无数遍,模仿字句、模仿构思、模仿标点,由此懂得了捕抓生活灵感,随身带块拣来的纸片,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。

爷爷曾对我说过:在你出生的头一天晚上,我做了一个梦,梦见在奶奶顶(娲皇宫),一个小狗缠着我就是不走。结果,第二天你就出生了。

母亲的一生是辛酸的,20多岁就失去了父母兄弟,与父亲一起含辛茹苦的度日,特别在有了我以后,他俩男耕女织、日夜辛劳,决心建设一个幸福的家庭。家中少有的一点粮食让给外出劳作的父亲吃,自己却心甘情愿的吃麸子、甚至吃豆皮充饥,连坐月子也不过是小米稀粥加几块红薯而已。

但母亲是伟大的,更是望子成龙啊,为了能让我等兄弟上学,曾送给别人两个亲生骨肉,又靠下奶药奶了别人的三个孩子。这五个孩子,每次被别人抱走离她而去的时候,那小手死抓着母亲的衣服哭喊着就是不松,撕心裂肺呀,让在一旁的我这个未成年的大哥只掉眼泪,母亲的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!

为了能让我等兄弟上学,还得同意父亲变卖一点拮据的果腹口粮(这是两人偶有拌嘴的唯一原因),使生活更加困难。生活的艰辛使母亲体弱多病,但她非常坚强,从不向困难低头,从不乞求别人的施舍,从不影响子女的学习和工作,及至到了晚年也没有向子女提出过经济要求,硬是靠自己柔弱的身体、靠自己坚强的意志,抗过了一个又一个困难!

父亲是家中的柱子,面对艰辛一生乐观向上。没上过学却能当会计,尤其珠算打的好;并在生产队连续干了12年的队长,脏活累活带头干、别人不愿干的打农药几乎被他承包;是他开创了太平庄这个老旱区种水稻的历史,让乡亲们吃上了眼馋的大米。当我说他一生辛苦时,他却说“我这辈子不苦,你爷爷那辈子才是苦呢”。

父亲很艰难,在生产队他得带头干,别人下了工他还得四处查看;除了日常劳作外,还经常给别人帮忙干活;为了挣十二元钱,寒冬腊月步行去邯郸送羊(赶着30多只生产队卖出去的羊),啃点糠面窝头一走就是几天,,,及至晚年行动不便,腰脊椎节节都骨质增生、小脑萎缩,没于1995年农历十月十八。死前还对母亲说“能动就自己过,孩子们工作都很紧,不要给他们添麻烦”。

母亲年轻时漂亮能干,从她的照片看,也是当时的美女,又是小学毕业,是当时农村少有的知识女性,如果不是姥姥舍不得这身边唯一的孩子(两个舅舅伤寒少亡),当时就随八路军下了江南;父亲年轻时也是英姿勃发,武术练得也不错,据村里人讲,能够“打挺”、“打八调”的也就我父亲一个(打挺:仰卧不用手而跃起;打八调:跳起后平身旋转360度站立)。

正是这种贫寒的家境,造就了我的艰苦向上;正是这种贫寒的生活,时时责成我努力学习,改善生活报孝父母便成为我儿时的志向和动力;正是这无枝可攀的贫寒,逼迫我事事独立自主,一切靠自己努力;也正是个人奋斗中的一个个回报,固化了我不断追求的理念。

——但也正是这种种固化了的个性,让我耽误了对父母的关怀和照顾!总想还有机会,但最终失去了机会,我这做儿女的欠父母的太多太多了。每当想起这些,就止不住的胸心颤抖、热泪盈眶。

为了减轻父母的压力,学龄前我就上山打柴(烧饭用)、拣牲畜粪便(交生产队记工分),上小学(8岁)后每天早晨还要去生产队劳动,即使上中学离校七八里路,早晨也照样下地干活,而后拿一块糠面窝头边走边吃赶去上学;上学时7分钱一个本子,用了正面用反面,多次遭老师批评,但只能背后含泪,委屈往肚里咽;考高中后,父亲曾要求我休学,在家帮他分担点家务,我虽不情愿但又无语可言,只因我得了个涉县统考“状元”以及母亲的坚持,我才得以继续高中学业。

上高中时住校,带一个星期的糠窝头,夏天极易长毛,经常用水洗了一遍又一遍,以至手掰拉丝、入口馊酸,但因为我能上学而并未感到难咽;晚上饿了,对面有一个饭店,煮了一天面条的汤啊,稠的叫人眼馋,以渴的名义要上一碗,比说自己饿了脸上要好看。

周六中午放学,哪怕是夏天,也要顶着热辣的太阳走十多里路回家吃饭,好赶上下午去生产队干活(挣工分)。空腹赶热路,中暑是经常的事,但想到能继续上学,心中已是高兴万千。自己为上学吃的苦,远比不上父母为让我上学作的难,只有努力学习、认真工作,做一个站得起来的男子汉!

太平庄有一句常说的话,“只要能走出村口那个大馊蛋(大块的石头),不管干啥都比在家修地球强”,走出“大馊蛋”是当时年轻人的最大夙愿。1978年,我不但走出了“大馊蛋”,而且成为太平庄、也是恢复高考后涉县的第一个大学生(不知道文革前有没有),有幸被那个算命先生言中。全家人欣喜若狂,邻居们讲“看把他娘乐的,好像比说成媳妇还高兴呢”,但从此又增加了父母的负担,,,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0)| 评论(5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